新四年:从概念到可执行的行动计划

周日搭建了这个blog,现在我们可以用自己的平台来讨论推动新四年计划。

1. 缘起

“新四年”是一个概念,它把“大三,大四,毕业一年,毕业二年”这四年称为”新四年”大学时期,鼓励大家自己来重新规划这四年该如何做。很多朋友对这个新四年概念感兴趣,我们也在2012年5月在哈佛教育学院做过第一场的工作坊。

为了继续把这个概念推广传播下去,我和纽约的陈沐决定发起一个“新四年研究院”的公益项目,用来追踪,讨论和研究一系列相关的议题。

Rice University Campus - Mirror

2. 讨论的核心

5月份到7月份期间,我们陆续和多位朋友交流这个项目。其中的讨论核心是,如何创建一个可执行的项目,来承接这个概念。

“新四年”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核心概念,很好的远景,清晰的服务对象范围,大家可以聊的很多话题。但是,“新四年”只是一种理念,一个宣言,一个倡议。但是,如果把它看成是一个公益项目,它长期存在的形态是怎么样的?参与这个项目的人们要做哪些具体的事情?

是要去采访在新四年时期特立独行的个体,把他们的故事作为激励样本,展示给足够多的人看,告诉大家:瞧,他们——这些新四君——做的很棒,你也可以像他们这么棒!

还是要去整理出新四年行动手册和工具大全,列出具体的行动清单,推荐一些工具?例如,告诉新四年时期的朋友们:

-你应该去参加间隔年行动;
-你应该去组织TEDx活动;
-你应该去参加Teach for China或iJoin公益咨询项目;
-你应该去写blog……

传统的大学总是“给”人们一些东西,我们也要采用相同的方式,“给”人们一些东西吗?

还可以发想出很多可以做的具体事情,选择怎么样的方式,会成长出不同的项目出来。

3. 新四年的使命

新四年的倡议,其实缺乏了一个更核心的利益诉求支持。这个概念具有品牌意义上的新颖性,却缺乏了具体的价值指向。这或许也是我们无法很快决定它的具体项目形态的原因。

经过这一阵子的讨论,我想了如下的项目使命描述,不够精炼,却大致表达了我的想法:

鼓励处于新四年时期的人群,积极地探索自我,掌握新四年时期的主动权。动员社会各界,为他们提供支持,帮助他们更好地规划和实践,顺利从学生生涯过渡到职业生涯,发现达致幸福人生的生涯路径。

现有以学校为主体的教育系统,以及社会上的人力资源服务系统,都已经在做类似的事情。但是,因为各种限制,他们还做的不够好,不够开放,彼此协作也较少。那么,新四年,则希望扮演一个角色,来动员新四年人群,自己来思考和行动,自己来搭建一个平台,善用现有教育系统和人力资源服务系统做的好的地方,针对他们的不足之处,创造可行的解决方案。。

我们关注“大三,大四,毕业一年,毕业二年”这特殊的四年时期,但是我们的目标不是停留在帮助人们如何在这四年里更好地找到工作,而是关注这四年时期对他们的整个生涯的关键影响,并且我们决定成为一种新的干预性力量,涉入到人们的新四年时期,平衡现有教育系统和社会人力资源服务系统对于人们的影响。

4.路径的选择

现在我们有了概念,有了远景,有了品牌名称,接下去我们要选择的是具体的行动路径。我个人的选择其实是很自然的发想,就是从第一次的工作坊启发而来。参考这篇日志《Conversation at CES系列(7):新四年工作坊@哈佛教育学院

中国教育年会11日晚上胡馨女士的主旨演讲之后,是五个互动工作坊,这个时间段大约是晚上8:00到9:00。音乐工作坊是在演讲报告大厅同一栋的三楼(Longfellow 308)举行。在这个工作坊之后接着安排了一个额外的工作坊:《新四年工作坊》,这个是应我的建议临时追加的议程,由我和大会的组织团队成员徐珺泽一起主持。

如果这是一个好的故事,我们就继续讲这个好的故事,在不同的地点讲,和不同的人们讲。因为我现在的职业和社会化媒体有关,所以,我自然地想要把它设计成一个社会化媒体项目,用社会化媒体来讲这个故事

如果来做一个选择题:

- 新四年大学
- 新四年研究院
- 新四年导师计划
- 新四年访谈
- 新四年分享会
-……

我的选择是“新四年研究院”:

一个开放的,虚拟的,人人可以参与的研究院。通过线上讨论和线下工作坊两种形式来开展活动,把关心新四年相关议题的朋友凝聚成一个社区,通过追踪,讨论和研究,梳理出共同智慧,建设一个服务新四年人群的开放智库。

如果这个形式失败了,我们可以改成其他形式,例如直接做一个以新四年命名的在线大学网站。

如果我们幸运,新四年研究院运作得很成功,我们可以动员更多的社会资源,继续做更多的其他事情。

FOUR

5.行动计划三部曲

有了新四年研究院(FOUR Institute),新四年这个概念就落地了。现在我们可以来为它设计一个可执行的行动计划。

-研究:
通过线上和线下的形式,对相关的一些议题进行研究和讨论,得出一些有价值的洞察。

-联结:
围绕这个核心概念,发掘和联结在具体做事的务实机构,设计一些互惠互利的协作计划。

-拓展:
根据研究的洞察,以及对联盟机构的梳理,寻找一些空白点,实验性地创建一些新的填补空白的创意和计划,并执行孵化过程,让它们剥离自我成长。

“研究”,“联结”和“拓展”,这三个部分是有机组成的部分,目标是把整个解决方案系统串联起来。围绕这三个部分,下面可以做一些更为具体的行动计划,这些行动计划可以根据具体情况来调整,开始、中断或取消等等都没有关系。

6. 保持独立和开放

新四年研究院(FOUR Institute)以及今后可能衍生的其他新四年概念系列项目,都将秉承独立和开放的精神。

我们希望保持一个非营利性质的,中立的第三方的身份,成为整个生态系统中一个相对自由的角色,我们会设计一些共赢互惠的协作计划,寻求与现有教育系统的成员,商业机构,各类公益发展组织的合作,和大家一起齐心协力,让各类社会资源更好地服务于新四年人群。

新四年研究院(FOUR Institute)将向所有人开放,每个人、每个机构都可以通过合适的方式参与进来,自由参与,自由退出。我们不采用传统组织机构的管理模式,尽可能按照开源社区的文化进行运作,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角色和位置。

我们所倡导的“开放”还意味着内容和知识的开放,新四年的线上讨论和线下工作坊所产生的内容———除了涉及个人隐私资料——都将按照创作共用(Creative Commons)协议公开发布,让不同地点,不同时间,不同人群的讨论成果,不断汇聚,不断重用。

我们也会动员一些智囊机构将他们的相关内容及研究成果按照同样的原则发布,或免费提供给新四年的成员内部使用。

7. 工作即娱乐

“新四年工作坊”这个活动形式,它本身是一个很具体的行动,它是融合了多种目的为一身的特殊活动形式:

-学术研究:
工作坊的首要任务是以学术研究方式来探讨找出解决方题的思路和方法。好的典型实践案例,也可以研讨提炼出可以推广的经验和法则,发挥放大效应。

-社会化媒体:
线上的讨论形式不容易达到好的研究效果,所以我们采用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这样也可以形成更好的社会化传播效果。“我们在讨论这件事情” 这个信息本身也是值得传播的。

-社交机会:
创造人和人之间的联结,这是促成协作行动的基础;对于参与者个人来说,也是丰富生活的一个手段。

-社会创新:
带着解决社会问题的目的,但是过程却是轻松,娱乐,愉快的。

8.议题驱动

第一场新四年工作坊的讨论议题是《中国大学毕业生就业发展讨论》,这个议题当然不可能在短短的30分钟内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不过,第一场新四年工作坊,却种下了一颗宝贵的种子。我们所关注的议题,不仅仅局限于毕业生的就业问题,也包括其他的具体议题,不论是宏大的战略分析,抑或细节的个案调研,凡是有助于帮助我们理解新四年特殊事情对人们的生涯影响的,我们都会纳入正式的研究议题,向整个社区成员推荐这些议题。

我们也会针对特定实践情况,开发一些特定的研究议题。例如,TEDx活动近年在中国大学校园内传播,虽然它还不是一个普遍性的现象。但是,参与TEDx活动的组织的大学生们,他们的新四年时期和其他学生有了很大的不同。我们会考虑坊设立一个研讨主题《参与TEDx活动,你的新四年有何不同》,让各地参与TEDx的大学生,生涯规划研究人员,以及开放教育研究者,几方共聚一堂,讨论TEDx给大学生的新四年生涯带来的改变。

研究员可以提议研究议题,或者带着自己的议题开展研讨。我们也会观察合作伙伴和联盟机构的状态,构思以他们的社区的参与者为研究对象的研究议题。

9. 海外青年/大陆青年

新四年这个概念一开始是讨论大陆青年的“大学生农民工”现象,第一次参与现场讨论则都是海外留学生和青年。当我们设计整个长期执行计划时,我们也考虑了海外青年和大陆青年这两个群体的不同特征,希望把两地的优势更好地发挥出来,形成协同综效。

在海外学习和工作的青年一般享受良好的教育资源和家庭支持,基本上属于新四年人群中最幸运的族群。他们离大陆有点距离,正好可以冷静地研究和考虑这个事情,不会因为个人体验而产生偏见。海外的学生受过更好的学术训练,有更国际化的视野,看问题都会更全面,更理性,更有根有据。她们参与项目的研究、规划和设计,可以充分发挥她们的优势。

对这类话题感兴趣的人会很多,但是,很少有人能静下心阅读丰富的参考资料,并做分析和讨论。此外,并不是很多人热衷于“咨询顾问”式的分析性任务。比起Teach for China这样的长期公益支教项目来说,新四年不需要海外留学生花费两年时间去中国大陆的边远地区支教,只要求他们在课余时间或暑假寒假期间,集中3个月或6个月的注意力,来关注和思考新四年相关议题。

大陆青年可以提供实证案例,推动实务联络,梳理活跃的相关公益组织,梳理值得研究的议题和现象,组织具体的讨论,收集样本和案例。

我们鼓励更多的海外留学生以“全球洞察,中国实验”的方式参与中国社会创新,一方面借鉴全球范围的最新理念和经验,另一方面结合中国本土实态,进行一些创造性的实践。

当然,大陆青年也可以参与整个计划的研究和规划设计。海外青年也同样面临着类似的新四年阶段的迷茫和挑战。

10.群贤毕至,止于至善

新四年研究院(FOUR Institute)的研究讨论成果,以及它自身的发展,都是群体智慧的结晶,是不断演化的成果。我们会按照创业公司的方式来快速行动,也不害怕试错。我们想信开放机制的力量和群体协作的力量,在实践中,我们会纠错,在行动中,我们会一起发现通往未来的那条路。

Post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