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长你的开放研究小组?

韩潋提出该如何进行“新四年,间隔年”开放研究小组的具体计划。她的疑问有两点:

一是我不能确定具体从哪一个切入点开始?二是研究的最后呈现结果是什么?

这个议题有一些共性。间隔年开放研究小组遇到的问题,其它研究议题的小组也会遇到。大家可以陆续来提出见解,看看如何摸索一个模式出来。下面是我在邮件里的一些讨论,供大家参考。

0. 胸有成竹:领悟研究的意图所在

韩潋建议是否可以为间隔年新四君提供导师服务? 我觉得这个主意很好,但是,可能不适合新四年的公民研究员来做这个事情。反而是王三目提到的间隔年沙龙更合适直接为他们提供服务。如果直接做导师服务,现在有广州的青年实验工场和北京的讲座控在尝试,我们可以看看他们的实践情况。

这里就引申出新四年研究院本身和其它机构的定位区隔。虽然我们目前提到的研究议题很多,涉及到了:间隔年,TEDx, 公益支教,善用网络,导师,女生群体等等。但是,我们偏向于从第三者的角度来观察和研究这些现象,而不是直接做这些具体的事情。我们不会直接服务于某些间隔年人群,也不会直接组织TEDx,也不会发起公益支教行动。

我们想要做的是,扮演一个智库的角色,观察,分析,思考和研究这些各种和新四年人群相关的现象和趋势,从中找到一些规律和经验。发现问题以及探讨可能的解决方案。

我们的成果不是为了发表学术论文,拿学位,或者换职称。而是希望为一些问题找到答案。这些答案,最后都将受惠于参与各方。

1. 明察秋毫:熟悉你的兴趣领域

既然一切都是为了问题/答案,那么如何问出一些有价值的问题,就需要对你所感兴趣的领域,有深度的了解。

要了解某个兴趣领域,第一步就是收集资料。尽可能地收集各类资料。阅读这些资料。

一开始你会有一些问题,随着阅读资料逐渐深入,你会问出更多问题。例如,我在编辑《间隔年开放研究小组邀请函》时,已经提出了7个问题:

1.中国大陆的新四年人群参与间隔年实践,他们的新四年生涯有何改变?
2.中国大陆的新四年人群的间隔年实践,具体有哪些形式?
3.新四年人群参与间隔年实践,会遇到哪些阻力,挑战和困难在哪里?如何克服这些挑战?
4.年纪大的人群参与间隔年,和新四年人群参与新四年,两者有哪些差异?
5.中国大陆的间隔年实践,和国外发达国家和地区的间隔年实践有何差别?
6.间隔年这种形式,和其他青年实践形式(例如:参与TEDx活动组织,参与公益支教项目等)对于参与者的影响差异点和共同点在哪里?
7.间隔年是如何在中国大陆传播开的,如何更好地帮助这个观念传播到更多人群?

在收集资料,阅读资料的基础上。你们一定可以问出更多的问题。

2. 七十二变:创建你的分支议题

假设你的问题从现在的7个增长到了20个,那么“间隔年,新四年”这个兴趣领域,就拥有20个分支议题。每个分支议题,都可以是一个单独的研究项目,如果有人来认领某个分支,就设立某个研究小组。

你需要做的就是,界定每个分支,确保每个分支都是独立的,不和其它分支重复。它可以独立执行。

这样每个分支,将来都可以成长为一个独立的研究小组,完成一个具体的研究任务:例如:几个人一起花一周时间撰写一篇文章,把某个议题提出的问题解答了。也可以是,几个人一起,花三个月时间,进行一次在线调查,然后回收问卷,然后写分析论文。根据具体的任务,以及人力资源,可以采取不同的研究方法。

新四年本身也在采用这个七十二变的方法来成长。新四年是一个大的主干,然后间隔年这个议题是一个分支,TEDx青年研究也是一个分支。我们可以发展很多的分支,让很多的朋友参与进来,然后这些分支都在围绕一个共同的主干,服务新四年人群的愿景。这是一个群策群力的协作方式。

3. 旁征博引:他人成果为我所用

我们并不需要做100%的原创研究,开始的时候,可以通过搜索,找到现有的其它人的研究成果。把它们引用过来。而且,做研究的时候,了解其它人的同类研究就是最基本的开始。我们不要重新发明轮子。

昨天我还看到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评论》(MIT Sloan Management Review) 的一篇讨论社会化商务的风险的文章:Risky (Social) Business

整篇文章,实际上是在介绍Altimeter Group在8月9日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Guarding the Social Gates: The Imperative for Social Media Risk Management

目前我们主要针对国内的受众,很多英文的研究文章也值得通过翻译的方式,推介给中国大陆的朋友。我们对于中国大陆的研究,产生的成果,也是可以撰写成英文的文章,反馈给国际同行。

4. 拜师学艺:找到现有的研究人士

在这方面,Helen Li这两天的尝试就很值得学习。她关注导师文化这个兴趣领域,就先从阅读3篇文章开始:《专家谈导师-文献预读》。

我非常支持新四年向国内青年推广导师文化,既然已经有朋友分享自身体验,那么我且走个学院派路线,响应新四年研究院的”研究”定位,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工具吧。

也算是另一重幸运,Boston University商学院的Kathy Kram教授在导师(Mentorship)相关的研究领域,是全美公认的权威;今天中午我看到新四年这个信息,发邮件给Kathy,约她做个访谈。她欣 然应允,还发了3篇文章,给我参考。因为Kathy明天出差,估计访谈最快也要下周了。所以,我先把这3篇文章,上传到微盘,文末会提供链接。希望有志于进一步了解导师制度和工具的朋友,可以一起来研究。

她找到了一个专门研究这领域的权威人士,阅读她的文章,还联络,采访等等。

要找到合适的人,除了搜索引擎之外,还可以在阅读文章之后,找到作者的联系方式。也可以通过Linkedin以及其它的社交网络来找到作者。通常做研究的人,都很乐意分享他们的学术研究成果。

5. 合纵连横

这些更倾向于“如何成长一个开放研究小组?”。没有谈到更具体的“如何完成某个一个研究任务?”的具体方法。

每个开放小组的发起人,实际都面临着两个角色的选择。一个角色是:选择作为研究小组的推动者和支持者,帮助整个小组成长壮大,服务于小组里的新四年公民研究员;另一个角色是:直接作为某个具体的研究任务的研究员,执行某个具体的研究计划,为某一个问题找到答案。

对于第一类的角色,前面已经说了一些做法。这里再说一下,怎么通过外包的方式来找到合适的研究伙伴。

在前面的“明察秋毫”部分说到了收集资料,那么,收集关于有代表性的人物,以及相关机构的资料,这是很重要的一个任务。

-典型的间隔年实践者(新四年人群,资深人群)
-相关机构的工作团队
-关注间隔年现象的新闻媒体记者
-间隔年图书,讲座,展览等的作者,组织者,策展人等
-大学,咨询公司等学术机构关注这方面的研究人员
-讨论间隔年的blog网站的作者

当你建立了这个人物的资料库,就可以规划一些更深入的联络计划,来推动你的研究拓展。可以把研究议题,推荐给一些大学里的学生和老师,让这些议题成为学生的正式的论文。也可以邀请媒体和学术机构来一起推动某一个议题的讨论和研究。

题图照片:
Oliver Ding拍摄,原图选用“署名-非商业使用-相同方式共享”的CC协议。

反馈

下面是Helen Li对上述建议的反馈:

我就在他具体说明的基础上,稍微提炼一下吧—因为Oliver的招式,其实体现了一个很实际的框架,这个框架不光可以指导我们进行新四年的课题研究,也可以应用在具体的项目设计中。

1、明确目标:
“胸有成竹“—明白自己要去哪里,具体说就是要解决什么问题,解决到什么程度算是达标。

2、找寻定位:
“明察秋毫“—知道自己在哪里;自己所在的位置,包括绝对位置和相对位置。所谓绝对位置,就是内观自己,了解自己有些什么兴趣、特长;而相对位置,就是和类似人物、项目的比较。在学术研究中,就是扫读参阅尽量多的或者有代表性的资料,了解和这个主题相关的研究状况,这通常称为”文献综述“(literature review);在商业管理中,就是调查市场上有哪些直接、间接竞争的产品/项目,又有哪些是可以与自己形成互补或者促进的产品/项目,常常称之为“竞争格局”(Competitve landscape)。换句话说,我们得知道在这个议题/项目里,谁在做什么,做得怎么样。

3、选择路径:
“明察秋毫”、“旁征博引”、“拜师学艺”、“合纵连横”—选择合适的方式达成目标,或者自己走,或者让人抬着走,或者彼此搀着走,方式和组合很多的。

我想重点说一下“合纵连横”,这个非常重要。我们在做研究、或者设计项目时,常常是线性思维,只看到直接参与的对象,而忽略可以对参与者产生影响的群体 ( Stakeholders)。这些人,也许会成全我们,也许会阻碍我们,而忽略他们,要么意味着我们没有充分借力,要么意味着我们没有提前扫清障碍。

前2步是关键,明确了,第3步常常可以水到渠成;如果一开始不知道到哪里去,先走第2步,往往会帮助我们明晰目标。而我们不经意之间,常常把太多的精力放在第3步,先想着我要做什么,以至于本末倒置。

回到Candy的2点困惑,“一是我不能确定具体要哪一个切入点?二是研究的最后呈现结果是什么?”。按照Oliver提供的招式,应该足以解决切入点的问题;他在“明察秋毫”中提出的几个问题,每一个都可以成为一个有价值的切入点。“研究的最后呈现结果”,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以始为终”,能有这样的思路,非常可贵。

我再补充2点:

1、在找寻切入点上,如果你不想挑个现成的角度,可以按照上面的框架,先行第2步,除了查阅资料外,还可以对一些Gapper和Non-gapper做些初步的访谈,主要看看他们所经历的挑战、障碍中,有没有一些共同的模式,而这些观察中,又有哪些是你真心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去深入了解的,这2者的交点,就是最好的切入点;这样既能保证你所研究的角度是针对实际问题,而不是自己主观假设的,又能照顾自己的热情,让研究变得更好玩。

2、关于研究结果, 以我的理解,新四年研究院最终是帮助新四君们怎么“做”到,怎么“做”好,所以无论以怎样的形式来表现(书面报告、工具包、视频等等),最终都希望能让新四君们明确知道下一步做什么—next-step action.

这些也许太过抽象了,但我一直极力倡导框架思维,而这在我们做研究和解决问题时,尤其重要。

Post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