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信# 一个工科生的困惑:我要放弃现在所学的化工专业吗?

我在CAPE的邮件讨论组里看到Donna关于所学专业的一些困惑,于是询问她是否愿意将这些困惑写成一封开放信,分享给新四年社区的同仁。下面是她修改整理之后的开放信。如果你看到有些感触,有些建议,可以写一封开放信来回复Donna。你可以在微博上直接@新四年,或者到果壳小组豆瓣小组上发帖。

Donna 彭丹

11岁时,我随同父母从昆明搬迁至加拿大法语城市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化学工程本科毕业后,目前在滑铁卢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研究利用氢气储存大宗电能的可行性,预计今年夏天毕业。2008年至今,我参与梦想行动,各种打酱油,现在负责组织知识的管理和分享。个人兴趣:能源在人类历史中的关系、复杂系统、系统动力学,还有非虚构写作。

blog:http://donnapeng.wordpress.com

亲爱的新四年君:

这次给你写信,可谓是多方面机缘巧合的结果。有一位远方的友人近期内将采访两位来自印度的生态主义环保主义活动家,在邮件组里收集采访问题,她的启发引出了这封信的草稿。后来,在邮件组里其他朋友的帮助下,我试着把最初脑海里的一片混沌,整理成更加严谨的表述。现在,又得知有你这样一位耐心开明的师友愿意做我的听众,我只有好好想,慢慢写,才不会辜负这个奇妙的机会。我以前还从来没有把我的困惑,完完整整地和别人讨论过,如果你能发现我钻牛角尖的地方,或是使用了非常奇怪的假设作为我思考的根基,请你把我及时拽出来。先谢谢你啦!

作为本科到现在,一直在学习化学工程的学生,随着相关知识的积累,我却越来越对我的专业生出一种绝望之心。我当初选择化工这一专业,是因为我中学时化学特别好,又简单地认为化工就是比较容易找工作的化学分支。一直要到大学四年快结束,我才真正明白这一行到底是做什么的:化学工程师的主要工作是设计、运营和优化,运用到物理和化学原理的*大规模生产*过程。大规模,就是每小时可以以吨记。生产,就是把一些原始材料,经过处理后,变成性质不同的东西。

化学工程师负责支持的生产流程,可不仅仅制造对二甲苯(PX)、三聚氰胺之类的化合物 –它们还是化工流程里的原材料–更多的时候,他们生产的是:染料、农药、化肥、塑化剂、清洁剂、各种塑料、汽油、烫发剂、膨化食品、速溶咖啡。。。它们的共同点就是:虽然满足了人类的某种需要,如提高作物产量,或者是满足了人们视觉的追求,但是,这些产品从生产期,到运输,到被使用时,一直到它们寿终正寝被当作垃圾处理的每一个阶段,都在为人体和自然环境带来种种伤害。固然,还有一些名声稍微好一些的产品。比如卫生巾、部分药物。。。唔。。。还有什么吗?

虽然我没有确凿的数据作为证据,但是我内心最大的感受就是,如果我真的去化工厂做工程师什么的,对世界来说是弊大于利。比如,我的大多数大学同学们都跑到加拿大西部阿尔伯塔的油砂田去挥洒青春了。。我相信我的同行们并不是大尾巴狼,没有人密谋计划要破坏损伤我们共有的世界,只是业界现有的决策标准,为了可行性高效率,往往是过于简化现实的单一维度: 净现值、贴现回收期、内部收益率. 生物圈内精妙的平衡过于复杂,有太多变量不可以被金钱所衡量,而我们太聪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无知。

我想过,也许我可以坚守内心,在不那么光荣的岗位上做有原则的人,就像辛德勒什么,在纳粹主义者之中做有原则的人:如果我参与化工流程的设计,就尽我所能,让它的有害物排放是最小的;如果我介入项目的选址,就尽我所能,让它对居民和环境的影响减到最低。我担心的是,多年后回头来看,我可能认为现在的自己是可笑的。人毕竟是环境的产物,我不知道我可不可以面对工作中可能会有的种种压力,力排众议,我不能保证我的态度不会动摇。

同时,我也想过,我要不要考虑临阵倒戈,投身于被工程师投资者们认为”过于浪漫”的生态阵营。我承认,我对他们的认识是模糊的,我甚至不特别清楚他们究竟是怎么样一群人,只是隐约知道,他们是反对工业化发展的一批人,他们不寄希望于工业界和资本的良心发现或顿悟,不寄希望于技术的改良,他们希望通过改变大众对生活的认知和态度而改变世界。如果我加盟他们的话,首先,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些什么。第二,成为价值观上的“非主流”,得到的话语权和真正能影响的决策,比起我留在主流业界,会不会更少?

我把纯粹的,真正热爱自然的环保主义者归入“非主流”,并没有不尊重的意思,只是就我个人的生活体验而言,现在的世界,虽然有很多人表示认可更加“绿色”,更加“原生态”,更加“环保”的生活,就连大公司们也不例外(石油公司大多有一个可再生能源部门,投资风能,太阳能什么的),可是他们大多数人都是口惠而实不至,说说玩儿似的,并没有动真格的打算乃至意愿(想想那些坐飞机绕地球大半圈,只是为了参加某某环保相关活动的人士。。。

还有在全球气候峰会喝瓶装fiji矿泉水的。。。比较普遍的生活目标:有房有车,每年出国度假。。。还有开车几个小时,就是为了去亲近自然,每周末去划船。。。这样子的例子在北美这个口是心非的社会简直太多啦!掀桌!!!)。我心目中真正的环保主义者,在每一天的生活中,衣食住行方面的大大小小选择,都言行如一,以自然为本。

那么,在纠结了若干段落之后,我心中扑哧扑哧活蹦乱跳的问题是这样的:在世界的主流价值观单一趋同的现在,作为一个希望对未来,对自然,对自己负责任的个体,我要怎么样才能做出明智的就业决定?(在这里,负责指的是做出符合内心指南针,也应顺万物自然规律)我有些什么样的选择,而不同的选择可能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由于我个人经验所限(也许新四年君你猜到了,我是比较书呆型的,捂脸),我看到的有:

在现有的系统内(工业、商业、政府)
1. 做有原则的工程师
2. 做有原则的社会企业家(这个也没什么头绪)
3. 做有原则的投资者(这个完全不知道怎么开始)
4. 做有原则的政策制定者(从基层政策分析员开始?)
5. 做有原则的学术研究人员(像我崇拜的Vaclav Smil教授)
etc???

建立新的系统
1. 做运动发起者??
2. ???
3. ???
etc???

新四年君你能否帮我完整这个列表?并提供一些具体的例子呢?你是否能告诉我有哪些具体的人和事,是值得我进一步关注的吗?而且,作为一个内心原则感也许过于强烈的人,怎么样避免和别人就此问题产生纷争呢?(谈别的还好,一谈能源与环境我整个人就在燃烧啊。。。)我怎么样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更加平静和坚定?先就这些问题吧。。。真是麻烦你了呢!

为什么我强调要为未来,要为自然和自己负责呢?因为我相信它们是同一件事。世界上万物的联系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我们身体中的每一个原子,都来自过去的一颗星星。我相信地球上生命的出现是一个美丽的巧合。它是千万颗星星中,我们唯一的家园,它要比我们想象中脆弱。但是,或许几百年,或许几千年后,那时人类因为环境的改变,已经从地球的表面上消失,这颗星星会依然在这里,同样美丽。

祝安好!

Donna 彭丹

----

前一封开放信:《#开放信#:回复@想游过大海的小鱼,兼谈法学理想

Post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