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信# 如何与故乡的Local Changemaker同行?

上周在微博上收到 @Kayie_YR 的私信,询问起关于大爱寒假后续的情况,她困惑于如何长期地与故乡的Local Changemaker同行。我征得她的同意,把她的困惑和我的回复作为开放信贴在这里,分享给大家。

她的故乡是广东省的潮汕地区,英语译名为Teochew。在回复中,我提到了“Charity:Teochew (大爱潮汕)”这个创想。如果你的故乡在其它地方,可以参考“Charity:…… (大爱……)”格式,在空格处填上故乡的中文名和英文名。

如果你想和故乡的Local Changemaker同行,请做你的故乡的天使投资人。如果你都不原意投资你的故乡,誰会投资它的未来呢?!

Hello,新四年君!

最近看到你們發起的“大愛寒假”,真心無比激動。因為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去年急急忙忙在汕頭做了一次真人圖書,也是因為希望能夠給汕頭地區帶來一些活躍的氣氛。可是,如果真的想為家鄉做點什麽,我覺得不是靠一次兩次的event就可以完事,也不只是單靠這批在外求學或工作的青年就可以完事。

最重要的是: 怎樣去跟那些長期留在家鄉的人鏈接起來。可是我還是不是非常清楚可以怎麼做。是否有什麽案例或者什麽建議呢?

@Kayie_YR

--------------

Hi Kayie,

感谢给新四年来信。想必你已经看过我前些日子的Local Changemaker概念解读信息图。在异乡的朋友,如何与故乡的Local Changemaker同行?我一直以来也在问自己这个问题。

当我们在外地求学找工,乃至娶妻生子,甚或远渡重洋,在他乡安家乐业经年之后,我们的生活和故乡的朋友逐渐失去交集。我们该怎样继续维系故乡的亲情友情,怎样将这种关爱升华成服务当地社群的博大之爱?

你的耐心是一种资本

当我们走出故乡很远,回头看时,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如果让故乡和我们一起同步,追赶上急速变化的时代,那么我们首先需要的是耐心。

我去年回到故乡建阳探亲时,曾经探访慢兮咖啡,后来在日志中写道:

“在固有的青年消费理念和社会观念,她成为特立独行的少数派。本地青年觉得他们的生活方式已经定型,不能理解为何他们需要这种新鲜的东西。与本地社群的这种隔阂,也给她带来一些困惑和挑战。

我建议Ronnie给自己更多的时间,改变并非一日之功,Local Changemaker需要打持久战。返乡青年有自己的独特优势,首先可以扮演一个联结者的角色。把本地青年联结在一起,把本地青年和外地青年联结在一起。

要让缺乏公共分享基础的城市逐渐培育出公开分享的文化氛围,Local Changemaker需要坚持,勇气和智慧。”

改变不会一夜之间发生。你可以把自己想像成故乡的天使投资者,所有的投资都不可能在短期兑现,成功的投资者都需要耐心。

这今天我在关注在香港举行的MaD2013大会,我看到微博上有人在分享开幕演讲的片段。来自台湾的公益平台文化基金会主席严长寿先生说:

“城乡差距越来越大,没有年轻人的村庄,没有精神,没有未来,如何让年轻人留下,为原住民打造一条永续的归乡路?蹲下身来倾听他们,根据需求提供条件,和他们一起建设,最终通过外界的力量帮他们建立起在地人的文化尊严。”

他还说,“改变城乡之间的距离需要两个条件:文化的锤炼和时间的积累,一个都不能少。”

等待改变的来临,我们需要多少时间呢?1年,4年,10年?多年前,我听到宋新宇博士说,“许多人高估一年可以做到的事情,而低估十年可以做到的事情。” 想一想从2008年到2012年这四年期间,TED在中国的传播。或许你会领悟长周期时间跨度的意义。

你的创意是一种资本

当我们可以从长记议,我们就可以不断试错,发挥我们的创意,尝试找到可行的行动计划。假以时日,这些创意会汇聚在一起,如同珍珠串成美丽的项链。

去年5月我去哈佛大学参加中国教育论坛的年会活动,在公益教育项目展示点评环节,东西网的赵嘉敏先生问起当天在场的项目团队成员,问她们是准备返回中国,还是留在美国。这个问题对于所有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来说都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不做任何事情”和“100%返乡”是两个极端。我觉得这两者中间存在一个频谱,中间有很多路径可以选择。如果我们有足够好的创意,就可以在两难选择中拓展出中间道路。

“乐业此乡”和“大爱故乡”不会矛盾。善用网络,我们可以设计出很多创意,联结此乡的当下生活和故乡的有志青年。

例如,大爱寒假双城会开源故乡Charity:Wuyi, TEDx50概念策展活动

你或许可以通过一次TEDxShantou (TEDx汕头)的概念策展活动,让大家一起来挖掘和推荐汕头的平民英雄和Local Changemaker。然后,你可以联结到他们,给他们鼓励,为他们提供支持,和他们合作。你并需要真的去组织一场TEDx活动,但是可以纸上谈兵,按照TEDx的策展方式,来找到一些合资格的潜在演讲者。

只要你能找到1名当地的Local Changemaker,联结到这个人。就可以通过这个人联结到当地的整个网络。

如果当地的青年网络不够开放和发达,这名Local Changemaker势单力薄,你可以发展一些创意性的解决方案。例如,设立”双城会x旅行奖学金”,邀请当地青年走出来去异地旅行,去参加黄油青年会议,去参加MaD,去看看世界,去沙发冲浪,和各地的积极青年交流。

你的技能是一种资本

多次短期效应的创意传播活动,可以达成量变到质变的效果。如果你想要长期深入这场运动,你或许可以参照Charity:Wuyi的概念,发起Charity:Teochew (大爱潮汕),把它作为一个长期运作的平台。

上周我在休斯顿的中国城理发,这位理发师是华裔潮汕人,幼年出生在泰国,后来移居美国。我和她聊起以前在广州旅行的故事,我去参观广东省博物馆,对于那里的潮汕木雕印象非常深刻。

我对潮汕知之甚少,但我知道这是文化资产非常丰厚的区域。明清以来也有海外移居的传统。正如我们最近在讨论青年校友会的创新,传统的老乡会也需要创新。如何让遍布世界各地的新一代潮汕青年,通过社交网络,便利地交换各自的思想,凝聚正能量,将潮汕地区的文化资产发扬光大,帮助当地青年联结世界。

要驾驭这样巨大的挑战,需要很多技能。这个挑战,也许会刺激你去学习更多的知识,学习更多的技能。我曾经和舟山青年创意聚会的朋友说,“如果你们能建立一个创意青年团队,把视频拍摄和剪辑,会议策划和组织,网络媒体传播,视觉设计等等这些方面的优秀人才聚集起来,未来就会有很多可能激发出来。”

你现在所拥有的知识和技能,以及将要学会的知识和技能,都可以成为一笔宝贵的天使资本,你投资给你的故乡,然后回报你快速的个人成长。

投资回报:成长为一名Global Changemaker

最后我们来算算这笔天使投资的幸福账。你投资了耐心,创意和技能。或许还包括时间,金钱,社会资本等其它资源。那么,投资回报是什么呢?

如果你和故乡的Local Changemaker一起同行,经年之后,你和你的同伴或许会成长为社会企业家,或许会成长为文化人类学家,或许会成长为内容集展专家,或许会成长为创意传播专家,或许会成长为纪录片导演,或许会成长为社会化旅游专家……

当你以全局/全球(Global)的角度来看待在故乡发生的事情,遇到的挑战,激发的创意。当你把经验和思考,应用到和你故乡类似的其它地区。当你穿透地域的表层,深入事物的本质,你会发现,自己正在成长为一名Global Changemaker的路上。

Photo: Flickr CC photo by Lynn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