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年,间隔年” 开放研究小组通讯 No.1

Hi, 我是来自新四年的Candy, 去年九月我通过新四年网站发布了一篇《“间隔年,新四年”开放研究》的邀请函,随后认识了包括苾菲,丹薇,文颖,罗璐等关注“间隔年”文化的朋友。下面把过去几个月我们了解和观察的情况分享给大家。

间隔年的概念被传到中国以后,逐渐在中国内地兴起,相对于国外有机构专门组织和策划相关的间隔年活动并且提供间隔年服务,国内的间隔年参与者主要以个人行为为主,也有结伴而行的现象。而年龄层次方面,国外年轻人高中毕业就会进行间隔年,而国内主要的间隔年人群以处于新四年时期的新四君为主(大三以及毕业后的两年)。

在国内,间隔年的主要方式是以背包旅行,单车穷游来进行。不过也出现了一些例如义工,慈善机构探访等有主题以及规划的间隔年旅行。虽然也出现了专门的间隔年主题的网站以及论坛,但是还没有国外类似于gap year这样提供专门间隔年服务的机构。在媒体上也会找到一个以人物采访为主的推广间隔年文化的文章。而这些媒体主要以关注青年文化和时尚潮流的媒体为主。

“间隔年” 相关学术资讯检索

以“间隔年”为关键词检索国内主流的的学术期刊搜索引擎(包括万方数据,中国知网和谷歌学术),得到如下结果(截止2012年12月)

1.间隔年和生命宽度
《环球人文地理》-2011年11期  严含
主要内容:鼓励年轻人去践行间隔年,不属于学术论文

2.到远方寻找爱的间隔年
《出版参考》-2010年34期 李文峰
主要内容:简单介绍什么是间隔年,以及由此产生的旅行类图书。简要介绍了《藏地情书》《明天在丽江一起醒来》《凤凰恋歌》

3.给自己设个间隔年
《光彩》-2011年6期  刘佳
主要内容:以典型人物为例介绍并鼓励间隔年

4.中国大学生也流行间隔年
《国际人才交流》 2012年10月  侯磊
主要内容:以两学生为例谈间隔年在国内大学生中渐热,且认为交换项目是最好的选择。

5.也谈间隔年  
《现代装饰》 2011年11月  熊晓丽
主要内容:作者认为间隔年并非所有问题的终结方式,间隔年后的工作生活也还得继续,并非每个人都适合,形式并不怎么重要。

6.日本:间隔年再次引起重视
《基础教育参考》 石少杰(编译) 单位:北京师范大学比较教育研究中心
主要内容:介绍日本间隔年现状(原文应该比较早一点)

7.间隔年,像蒲公英一样去旅行
《中国妇女:英文月刊》2012年 第1期  李文杰

8.英国大学生的间隔年
《教育文汇》 2005年第1期   连国辉

从检索结果来看,间隔年目前只是做作为一种青年文化现象来进行报道,针对“间隔年群体”从社会学和人类学的角度来进行探讨的学术研究几乎没有。

具有哪些特质和背景的年轻人会成为间隔年的实践者?结束间隔年的“后间隔年”时期这些年轻人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

这些都是我们在研究的过程中逐渐发现的问题。

欢迎公民研究员潘文颖加入“新四年,间隔年”开放研究小组

在斯坦福大学读生物工程博士学位的潘文颖, 对创新教育和青年观察有浓厚的兴趣。她最近也在思考间隔年这个议题。一方面这是个在西方盛行的自我教育的手段,一方面又融合了西方年轻人追求个性自由独立的一个体现。有些想法去做一个关于间隔年的人物访谈及历史和经济上的调研。她最近也在读一些间隔年的游记,写了一些观察和反思。

在她自己的新浪博客里面有一篇关于间隔年的观察和反思的文章《间隔年系列》,有从自己角度出发的观察,也有提供实用的间隔年实践信息。

《间隔年系列之一:逃学辞职去旅行》

“高中毕业后,Stephen没有立刻进入大学,而是选择了去肯尼亚的一个教会组织做了一年的义工。“这一年的经历完全改变了我对世界和人生的看法”,Stephen是这样来形容间隔年对他的影响。Stephen出生在美国中西部一个城郊保守的中产阶级社区,父母和邻居们都是白人、基督徒、从事着技术或者管理工作。大家都有着相似的思想和观念。

然而在肯尼亚,他结识了来自世界十多个不同国家,有着不同肤色的义工,和他们朝夕相处了一年。大家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生活经历让他意识到:原来人生可以有这么多种不同的生活方式。”

《间隔年系列之二:那些在路上的灵魂》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由让他们无法远行。但是在路上的人却因为相似的理由上路。与轻率和不负责任相反,这些人的理由甚至是相当的严肃,严肃到涉及到生命的意义本身。人或多或少都会在人生的某个阶段对生命的意义本身发出过疑问,却一眼看不到答案。于是大多数人在某个理解的深度停止了思考,接受了社会既定的规则。

是的,没有人能够去保证旅行就能找到问题的答案。但这并不是一个停下脚步的理由。寻找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生命意义的诠释。有的人找到了爱。孙东纯在印度邂逅了日本女孩沙弥香,找到了他人生的伴侣。义工旅行让他开始懂得尝试去“爱”身边的人,包括家人、妻子、朋友,甚至是一个路上的陌生人。

有人找到了内心的宁静和满足。Larry远渡印度,在吠陀经哲学中了悟生活的真谛。最后返回美国,将自己的一点薄产分散给亲友,当了一个自食其力的出租汽车司机。”

《间隔年系列之三:一定要去旅行么》

“你说你去旅行不是为了那些城市和建筑,其实是想去看看别的地方的人是怎么生活的。结果你看到的都是和你一样的背包客,当地人的生活,你要么看不到,要么看到了也进不去。最可怕的是你本来是想逃离循规蹈矩的生活,不走寻常路。结果发现这条路上其实很热闹,甚至很拥挤。“间隔年”成了一个时尚的流行词汇,于是你都弄不清这到底是特立独行还是在跟风。

我是喜欢“间隔年”这种做法表达出的精神内核: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对精神家园的追寻,敢于打破常规,内心自由的生活态度。就像对一切貌合神离的形式化一样,我只是对那种浮躁的、泛滥的、商业化的、甚至带着功利性质的“间隔年”不怀好意。

一个人只要内心足够的自由和开放。不用去走遍世界,世界自然会向他(她)走来。”

《间隔年系列(四):间隔年信息分享》

“间隔年的旅行(假期旅行也一样)一般有这么几种形式:独立旅行,义工旅行和打工旅行。在国内有专门叫做“间隔年”的论坛(http://bbs.freegapper.com/)。上面有关于间隔年的信息和讨论。“全球青年实践网络”(CAPE)上分享了很多中国青年学生在世界各地旅行、交流、实践后写下的见闻。”

----

她建议如果从社会学和人类学的角度去研究间隔年,她建议深入挖掘如下的几点:

1.这是在一个社会的中产阶级及以上的青年的一个现象,因为这是在生存的物质基础已经能够得到保障后,对人生的意义的一种反思和探索。

2.这和现代西方社会资本主义个人主义兴起有关,因为这是一种追求自由和自我存在的表现。

3.现代社会的城市白领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是容易让人感觉到压力、迷茫和孤独的,这使人有逃离城市的冲动。

当间隔年与创新教育融合

Oliver 在评价间隔年时提到: 正如普通的旅游,旅行社不能保证每个旅行者都能够收获他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们只能保证提供合格、优质的服务,旅行者的主观感受要依靠旅行者自身。同样,间隔年的形式,也不仅仅是旅游,还可以包括如uncollege gap year项目的新型教育学习模式等等。

希望颠覆传统教育模式的“UnCollege” 最近推出了他们的间隔年项目

这个间隔年计划邀请十个人加入一个为期一年的自我指导的学习项目中,其中有3个月时间在旧金山学习如何设计自己的学习计划,3个月住在国外,3个月时间持续追踪于一个创造性项目,3个月时间实习。

项目今年3月结束报名,9月开始执行。

设计你自己的间隔年计划

除了旅游,你也可以拓展更多的创意,设计你自己的间隔年计划。

罗璐Rachel最近从个人体验的角度写了一篇很棒的关于间隔年的文章《关于间隔年,关于旅行 ——“休学辞职去旅行”引发的一系列思考

“Gap 就是人生不同阶段的间隙,那么gap year它可以发生在高中毕业的时候,可以发生在你工作前,也可以是任何你觉得你应该离开下你本来的生活轨迹,去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的时候,尤其是当你不知道你现在的生活意义在哪里的时候。间隔年,不是游玩,是修行,是开阔眼界,是让你的心智更加成熟,是让你在过程中发现自己的兴趣点,从而确立自己的人生目标。

另外,这个时间也是可以灵活的,可以1年,可以是半年,几个月,也可以是好几年。Gap year 不在乎时间长短,只在乎你是否在这过程中找到了你要的答案,找到了真正的自我。演变到现在,我和朋友@幸福阳光海 讨论的时候,我们一致认为它可以是一种心态,间隔月,间隔周,间隔天。让你从之前不良的状态中剥离出来,让生活更有意义。

间隔年的形式有很多,主流的有做义工,到贫困国家和地区支教、提供医疗服务等,还有以打工换取住宿,或者租房生活,了解当地人的文化生活等。现在出现了更多的形式,比如活人图书馆。但不论你选择哪种形式,行动前,你需要明白自己的初衷。”

她在英国留学毕业后的1年时间,选择了以打工的方式来间隔年。她认为1年的留学生活不足以了解英国的生活,不能够达到她留学的目的。但不好意思再依赖家里,于是选择了打工。于是,那一年打工经历成为她目前人生中最艰苦的日子。在全职做了2个多月的时候,她在午睡的仓库给母亲打电话时竟失声哭起来。她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辛苦,她来读书,为什么要当服务生……哭过之后,心里反而舒畅起来。现在她回头去想那两年英国的生活,前一年只带来一张文凭,而后一年才是她觉得最有意义的一年。英语口语和听力是在那时候每天的练习中提高的,对于职业的理解,也是在那时候被点拨的,还认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

如果我们有足够充分自由的一个时间段,我们该如何把握这些人生难得的宝贵时机?寻找同好,共同上路,去追寻和探索我们的方向,将青春激情兑换为梦想成真。在学习时学校控制了我们的时间,工作时单位控制了我们的时间,间隔年,正是一个良好的创意,帮助我们在人生岁月中,间歇性地完全掌控自己的时间,让我们的人生步伐慢下来,寻找人生的意义和真谛。

欢迎加入新四年的开放研究小组

新四年研究院的开放研究小组,把研究成果和参与过程同等看待。

从研究成果的角度,我们不是要按照学术界的规范来撰写严谨的研究报告,而是希望从更加宏观和独立的视角,来看待一些值得关注的现象,提出一些值得思考的问题,并梳理汇总出一些可资借鉴的观点和结论。

从参与过程的角度,我们希望不论是新四年人群,还是资深人士,都可以对于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深入探究,和志同道合者共同切磋,观察,梳理,思考,这些都是很好的学习和成长方式。

深入了解新四年研究院的开放研究模式,请看这里

你也可以从这里选择一些现有议题,激活这些议题,成立你的开放研究小组,成长你的开放研究小组。也欢迎大家带着自己的议题来一起加入公民研究员的队伍。

插图照片:
插图照片选自UnCollege的官方网站,请大家关注他们的间隔年项目

Post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