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时间漫谈#2为什么我们的时间安排不同?

编者按

Iris Li在大爱时间漫谈#1中带我们了解了知识与时间的不解之缘,今天的主题是关于为什么每个人的时间安排不同。文中提到,大学教育给了学生充分的自由度,其根本目的是培养我们自制力、独立能力,学会自我控制,自我管理。 理论上,自制力是由自我评估,个人目标和个人方法来决定的。

这是小编体会最深的一点,我常常想我要准备GRE,要和高中一样,早上六点起,然后晚上12点睡,吃完饭就去坐着然后继续看书,但是发现我再也不可能回到那个状态了。正如文中所说,在大学,学生的时间不再只有单一职能学习,变成多功能消费卡。

而对于新四年人群来说,很多人在大一、大二的时候没有适应这个变化,出现了两种极端的情况:一种仍然像高中那样死学,另一种则是极度放纵,到了大三就不知所措,而又不会自我学习,到了社会就更不知道如何学习,下了班可能也就是去社交,而不注重工作能力的培养。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利用自己的心智来调整执行意图,进行刻意练习,也许会是一个极佳的解决之策。

当我们经历十几年寒窗苦读,攀越了高考这座黑黝黝的山峦。是不是发现:高校生活与我们想象中的世界不尽相同。我们再也找不到回忆里初高中校园生活的影子。曾经的我也是你们新四君其中一员,犹如一片飘叶在大学校园迷茫地打转。经历了很多挫折,当时大三的我对教育学什么也不懂,只是在某一天黑夜流着泪,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自问了一句:大学生活为什么是这样?可不可以抹去,重新再来?但就像泥土上掉落的花瓣,飞不回最初的美梦。于是,我对自己说:去了解,发掘教育背后的真相,帮助以后的学弟学妹,做最闪亮的星星,即使遇到黑夜,仍然能璀璨夺目。

我们的大学生活为什么和以前不一样了呢?这里有两方面的原因。

外在因素

一. 教学体制不同: 初高中 ≠ 大学
事实上,初中等教育的体制和大学教育的体制不同。它们之间存在“教学断裂”。为什么呢?什么是“教学断裂” ?例如在初高中,学生们要遵循朝九晚五的上学时间和严格的考勤制度。每天都有指定的作业要完成,每段时间都有无数的考试要参加。一举一动都被外界严厉监督和考察。但是在大学,学校机构偏向于给予学生一定的自由时间去自我发展,没有严苛的条例去监管学生,课不是天天排满,考试每年两回。对于未来的学业计划和职业规划,大学生们乐得充当高度近视眼,好似雾色朦胧看不清其中的意义。在没人引导如何心理上跨越这个“教学断裂”的情况下,大学宽松的教育体制让那么一部分高考高分学子变成了迷茫的大学生。

二. A大学 ≠ B大学
有的同学会不会有这种经历,从一所高中一个班级出来的同学,进了不同的学校。本来两人各方面条件都相同,学习能力不相上下。但是高考一别大学假期再聚,发现你们之间差异拉得越来越大。从社会学家Bernard Lahire的《学习方法》一书中,找到这个很有总结性的答案——不同的大学,往往产生三方面差异,促使大学生们不同的行为表现: 1. 不同的教学机构提议每个学生不同的个人学习目标的阐述方式。2. 个人学习成果的不同取决于机构给定的要求。3. 不同机构要求上交个人学习成果的频率不同。就如同每个高校机构固定的上课时间不同。事实上,学生们一般倾向于遵循或者,绝对服从外界的要求和命令,从而获得最大的赢利,得到周围人的认可,体现自我价值。所以当众多大学机构的教学体系各方面存在差异,随着时间的迁移,学生们的学习成果和能力也越来越不一样。 总的来说,大学生们安排时间的不同,行为习惯和学习习惯的不同,大致是取决于所处高校机构的教学计划的差异。

为了更加科学地应证这个可能性,根据法国大学生生活研究院(OVE)1994年的27710份问卷调查,Bernard Lahire发现不同高等教学机构背后隐藏的矛盾点。图一:

我们同样得出几条中国各大高等院校的不同点:
学业时间不同
985院校学生大部分本科学业结束就投入工作,小部分出国深造,极少人在国内继续攻读硕士博士。但二三流大学继续读研究生和博士的比例较多。
各学校规定不同
一流大学的学生个人学习由学校完全管理,但二三流学校对学生的监督力较弱。
求职市场不同
不同于法国职业市场,中国招聘会知名企业看重全国大学排名和专业排名靠前的学生,二本三本大学生经常在求职市场中碰壁,所学四年全科知识,因为没有满足职业需要的专业技能,毫无作用。

下面是2010年法国大学生活研究所的时间方面的研究结果,图二

由上图可以看出预科的所有课上课下的学习时间遥遥大于其他教学机构。预科,是两年的精英大学预备班课程,只有最后通过竞争激烈的入学考试,才能进入法国的精英大学(工程师大学,高等商学院,高等政治学院等)。期间的学习强度不亚于国内的黑色高三。法国的精英大学类似于国内的北大,清华。 通过这个表,可以发现 “上课时间”是波动最大的系数,预科的上课时间作为所有高等教学机构的魁首是上课时间最少的人文专业的2倍多。这些数据无一不向我们表现了图一的第四个要点:学生的个人学习由学校完全指挥,控制,领导。因为上课时间的多倍累计,某教学机构的学生的学习时间自然是比其他机构要长,学到的内容要多,学习成果较好,文凭含金量高,求职市场反应好。
例如,我在2012年春季做的在法中国留学生面谈采访,30位同学,15位是工程师大学学生(国内985大学交换生),15位为公立大学学生(国内二流大学交换生)。

由上图可以看到,两所大学学生唯一明显小区别在学霸一栏: 一周七天每晚学习. 公立大学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但是在工程师大学存在8%的学生每天晚上挑灯夜读。除此之外,其他项差别不大,于是我们尝试结合图二上所标示的来思考工程师大学生学业成果的优势:前者的上课时间是后者的1.8倍。如此大的差距,不难接受为何工程师在求职市场上比文科的学生吃香,薪酬高。

因此,就像现实中父母和老师,期待学生能考上好大学。一流大学最重要的意义在于教育资源、信息资源和经济资源。(这里教育资源可以理解为上文的教学计划,并与之有关的学生时间安排)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现在很多大学生提高自己的社会竞争能力一个方法— 出国求学。这种情况下,留学生有两种,自费留学生和公派留学生。自费意味着,你可能随时某一天会面临经济危机,站在大雨中挣扎,一天只吃一顿饭。公派意味着,你可以完全后顾无忧地安心享受国外求学生活,甚至可以存款以备未来之需。(以法国公派中国留学生的奖学金为例,每月1200欧,三年博士下来可以存款差不多20万人民币。)这些公派留学生一般都来自国内一流大学,一方面有更多的国际交换项目信息资源,另一方面较容易申请国家奖学金,经常有一个班级所有学生都申请成功。
信息在这个时代是很重要的资源,它等于机会。但只有精心准备过的人才能获得这个机会。所以在高考前夕,青少年们就要确定好自己的学业方向,选择合适的学校,了解他们的教学体系(教育资源),这样才能在大学更好的安排自己的学习时间,获得更好的学习成果,在未来得到更多的发展机会(信息资源力量),毕竟无论是国内考研还是去国外留学,对方首要看的是你的学业成果。

那么对于新四君们,如果外在环境我们已经无法改变,我们该怎么做呢?那就需要从自己身上做出改革。

内在因素 —— 自我管理

为了清楚了解大学生每天的时间安排,我根据大致的日常任务设计了一个运算图。 其中“家务”和“打工”这两项元素,它们极少出现于初中等教育生活中。因为以往学生的时间都用来专心学习,清洁卫生和饮食都有父母打理。但在大学,住在集体寝室中,这些都需要我们挪出学习时间去打理。对于“打工”,一般学生抱着这样一个或两个理由去做:1,增加社会阅历,锻炼自己 2,赚钱(生活费)。总的看来,在大学,学生的时间不再只有单一职能学习,变成多功能消费卡:可以用于偷懒、娱乐、文化活动和社交。我们消费以往习惯的学习时间用来满足其他的需求。比如上午没课,那么就十点或者中午起床,比如早上的课太早,那么就睡过头。比如期末考试还长,那么平时就不用看书。没有严苛的考核制度,没有父母监督,我们将空余时间随自己的心情来安排休息或者学习。
(大家可以尝试和周围的朋友一起,做个加法运算。一周下来,看下成果。因为知识是可以一点一滴累积,随着付出的有效时间而增多。做下这个实验,从认识自己和了解生活真想开始。)
事实上,大学教育给了学生充分的自由度,其根本目的是培养我们自制力、独立能力,学会自我控制,自我管理。 理论上,自制力是由自我评估,个人目标和个人方法来决定的。详细地来说,每个人对自身都有一定的认识和评估,于是由自我评定的结果融合个人做事的方法,来形成特定的、规律的行为模式,去达到自己制定的短期或长期目标。那么自制力表现为为平时的时间安排,最终产出每个人特有的学业成果。

For中国新四君们:

看到这里,可以清楚的明白,学生安排时间的不同是由外界因素和个人原因两方面来体现。今天只是大概笼统地陈述,外界因素还可以继续具体分析到地域文化,社会和经济需求以及国家教育计划等,内在因素也包括发展心理学,好奇心和人群效应来拓展。当大学生们无法抵抗外界环境,所以应该从自己出发,首先对自己做出正确评估,考虑社会环境和家庭因素,分析现有的信息,制定学习计划和职业计划,挑选适合自己的教学机构,确立目标,安排好时间,主导自己的人生。

参考书目
Lahire, B. (1997). les manières d’étudier. Paris: La Documentation Française.
Présentation des principaux résultats de l’enquête conditions de vie des étudiants 2010.
Récupéré du site de la revue : http://www.ove-national.education.fr/medias/files/enquetes/Resultats_Enquete_CDV_2010.pdf
Rocca, J.L. (2010). Une sociologie de la Chine, Paris, La Découverte « Repères ».

专栏作者介绍

Iris Li,目前法国某知名大学教育学二年级研究生,研究方向主要为大学生的时间管理。国内大学毕业后,体会到教育学在社会体系中的重要性,自此开始在异国开始理论学习和实地研究。她东奔西跑在中法两国的多个城市做过上百人的问卷调查,曾和各国留学生面对面的采访大学生活体验。提倡大家理性自我评估,良好支配时间,多多为自己的学业和职业开展计划,做一个”自己”的导师。口号,只要努力,每天都是人生的最佳转折点。

Post Tagged with